本站设置於美国加州湾区以服务海外华人同胞,美国朋友可申装翡翠卫星丶DirecTV卫星电视或中文电视机上盒收看中文频道。南湾朋友欢迎报名 Milpitas中文班Cupertino中文班慈济人文学校 学习中文,可选择简体班和繁体班。
 * 2018旧金山设计周、北加豆腐文化节 at Event Center at Saint Mary’s Cathedral
 * 中华文化寒令营丶写字专题寒令营丶童声训练营在南湾 www.newconcept.com
 * 蓝天少儿艺术学院-兒童体验课程好机会 408-296-6668 at Sunnyvale (近Cupertino 苹果新大楼)


戲劇分類

韓劇   陸劇   台劇  


大陸戲劇

瑯琊榜 第二卷 風雲初動 第三十六章 往事情傷

回到《瑯琊榜 小說》列表
第二卷 風雲初動 第三十六章 往事情傷



  夏冬的視線停留在梅長蘇素淡的容顏上,良久後方才緩緩收回到下垂的羽睫中。今天來寧國侯府前,她曾經想像過這位蘇哲是什麼樣的人,可真正見到了以後,才發現他遠比傳言和想像中更加的深沉。

  「既然蘇先生有此餘暇,夏冬自當洗耳恭聽。」

  梅長蘇向她微微點了點頭,側過臉,將目光從他唯一的聽眾臉上移開,投向了晦暗昏黃的天際,不疾不徐地道:「話說某國某朝,有一藩王,手握雄兵駐守邊境,一向深得皇寵,信任備至。有一年這位藩王攜女進京,小郡主被留在宮中,認識了很多皇室宗親族中的孩子。其中有一位是朝中大元帥的獨子,年長她兩歲,最是活潑淘氣,驕縱張揚,兩人經常在一起嬉鬧。太后見他們兩小無猜,便做主為他們訂下了親事。雖然藩府和元帥府並沒有什麼深交,但畢竟門當戶對,兩家都沒有異議。誰知訂親後只過了一年,大元帥便捲入了一場逆案之中,父子俱亡。雖然藩王遠戌邊陲,與該案無涉,但終究難免因這兒女姻親之故,受了牽累。皇帝對他有了疑慮之心,兵糧諸事,都不像以前一樣得心應手,磨損了兩年,麾下戰力自然受了影響,此時鄰國突興強兵犯境,致使一戰不勝,二戰殞身,留下孤女弱兒,無主兵將,盡皆哀哀無依。其時援兵未到,情勢危急,年方十七歲的小郡主重孝上陣,替父領兵,一番浴血苦戰,竟被她穩住了城防。夏大人,你說這小郡主,是不是一位當世的奇女子?」

  夏冬眸色幽深,輕嘆無語。眼前似乎又看到了當時自己隨援軍南下時,於城牆之上見到的那個身披素甲,面色堅毅的少女。縱然年長她有十歲,縱然多年懸鏡生涯遍閱世情,但在那次共經艱險之後,自己對於這個不屈弱女的感覺,竟只有敬重二字。若不是心頭刀割般的血仇之痛阻在其間,懸鏡使夏冬與霓凰郡主兩位英氣女子之間的友情,應該半點也不會遜色於那些生死相交的義烈男兒。

  梅長蘇只略略瞟了一眼她的表情,又接著道:「急危雖解,但局勢猶然未穩。郡主一戰立威,藩府鐵騎,盡皆俯首。朝廷找不出比她更合適的人選,便許她暫領藩鎮軍政之權。之後便是十年的漫長歲月,多少次兵危險境她獨自支撐,眾人只看到她統領雄兵的赫赫威勢,誰又能體味她心中的艱苦與壓力。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就在兩年前,她還遇到過一次幾乎已無力挽回的危局。」

  聽到此處,夏冬不禁悚然動容:「有這種事,未聞廷報啊?」

  梅長蘇以目光示意她稍安,仍是保持著原先的語速:「郡主的麾下,善野戰,善攻防,確是威猛之師,但卻有一個至弱之處,那便是水戰。」

  夏冬是比較瞭解雲南騎軍的,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顯然十分同意。

  「那次危局,便是由於鄰國有位高人,制訂了極為狠辣的水攻之策所致。先以突襲之計,強力奪得河道渡口,以巨艦為營,小艦為刃,河道為路,一應供給,竟全從水上輸送,浩浩水軍竟沿河直衝腹地而去。雖是兵行險著,竟有了奇效。郡主若全力攻打渡口,敵方水軍便乘虛上岸為亂,若在水面上攻擊敵軍,又是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彼時麾下諸多將才,竟無有破敵之法。身為一軍主帥,郡主那時的憂煎之心,可想而知。」說到這裡,他咳嗽了幾聲,停下來喝茶。

  「後來怎樣了?」夏冬正聽得出神,見他停頓,忍不住出言追問。

  「正在為難關頭,營中來了一個年輕人,自薦最擅水戰,請求入營供職。郡主慧眼識人,破格錄用。那人果然未有半字吹噓,確是個水軍奇才。經過半月籌謀,他親上戰陣,一舉破敵。戰後奏報朝廷捷訊,郡主本想報他首功,請旨嘉獎,但此人不知為了何故,卻堅持不讓郡主將他的姓名上報請賞。」

  「哦?」夏冬一怔,「血戰的功勞他都不要,這倒奇了。」

  「也許此人無心官場吧。」梅長蘇淡淡答了一句,又道,「其後半年,這個年輕人一直留在郡主營中,為她重新打造操練水軍,以補往前之漏。此人性情爽闊,丰姿偉儀,又極是風趣,兩人年貌相當,相處的時日一久,自然不免各有好感,只是時機屢屢不當,總是未得彼此表白,讓人有些遺憾。」

  夏冬聽到此處,細細一想,心頭不由大怒。既然各有好感,那麼此次郡主公開對外擇婿,對那人而言就當是一個得償心願的大好機會,而顯然此人並未出現,只怕已有負心之嫌。她一向是個愛打抱不平的人,何況事關郡主,焉能不怒?立即振衣而起,面容緊繃地問道:「此人是誰?現在何處?」

  梅長蘇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話,半低著頭,仍是不緊不慢地講著他的故事,只是語調漸漸低沉:「半年後的一天,那年輕人突然不辭而別,只留下一封簡函給郡主,上面寫著『盟內見召,奉命返程』的話。郡主氣惱他這般絕決而去,撕了書函,令人不許追趕。但她的弟弟卻不甘心,派了高手一路追查,誰知那人的行蹤進入涂州後,便如同泥牛入海般,消失得乾乾淨淨,再無半點追蹤的線索。」

  夏冬是何等敏銳之人,立即抓住了要點:「涂州已屬江左範圍,整整十四州,除了江左盟之外,何時還有第二個幫派?」

  梅長蘇即沒承認,也不否認,仍是道:「自那之後又過了一年,藩府中仍未查出那年輕人一絲消息。郡主雖默默無言,但府中眾人都覺此人涼薄,十分的不諒解。此時適逢郡主幼弟成年,入京襲爵,朝廷有意公開為郡主擇婿,事先徵求她的意見。大家都以為依郡主高傲的性情,不大會接受這種公開挑選的方式,沒想到她只略加了幾個附加條件之後,竟然應允了。」

  夏冬觸動情腸,心中哀淒,不禁嘆了一口氣,容色寞寞道:「女子痴情,總是勝過男子。想來她雖然外表看來無恙,但其實心中,終究還是盼著那年輕人趁這個機會前來應選吧……」

  梅長蘇垂首不答,眸中一片蒼涼。故事到此,只算發展到一半,只是不知道那未來的結局,將會向何方而去?

  天邊陰沉的雲腳越壓越低,冬至欲雪,晚來風急。夏冬放下茶杯,站起來走到亭邊眺望遠方。在滿天晦霧烏雲映襯下,她高挑修長的身形愈發顯得柔韌有力,邪魅俊美的面容上毫無表情,彷彿正在沉思,又彷彿只在呼吸吐納,什麼都沒有想。然而暴風雨前的寧靜總是短暫的,僅僅片刻之後,她便深吸一口氣,霍然回身,目光耀如烈焰,直捲梅長蘇而去,口中語氣更是凌厲之極:「你既知這個故事,那麼當可告訴我,既然相愛,他為何不來?!」

  「為何不來?」梅長蘇慘然一笑,面色如雪,慢慢閉上了眼睛,自言自語道,「這話你可以問我……可是我……我卻怎能問他?」

  既然相愛,為何不來?為何不來?

  就因為有一個早已墮入地獄的人還活在這世上,所以他只能掙扎痛苦,左右煎熬。

  對那人來說,男女相愛的戀情,固然是純美如水,但兄弟之間的情誼,又何嘗不是如同金玉一般。縱然是世上最瀟灑疏闊、不拘世俗之人,終難免會有些執念,不願有半分愧對朋友。

  只不過情之一字,歷來無計迴避,表面上一如既往的談笑不羈,掩蓋不住他內心的黯然神傷,就如同當時在迎鳳樓中,郡主看著自己這個江左盟宗主,許多話湧到唇邊,欲問難問時的痛苦一樣,那是再怎樣平靜堅強的面具也無法掩飾的內心情感。

  當初遣派他前去相助霓凰時,並未曾預料到這個結局,但如今面對這樣兩顆澄如冰雪的真心,自己又豈能胸懷迂腐之念,成為其間的阻礙?林殊本已命運多舛,只為少年時無關情愛的婚約,就已帶累霓凰多年,如今奄奄病體,苟存性命,前途多艱,更是再無半分餘力牽扯兒女之情……

  所以今日備茶待客,等來了夏冬,終究是要了此心事。

  「夏大人,」梅長蘇再次睜開雙眸時,眼睛裡已只有寧和與溫情。他柔柔地凝望著夏冬,聲音平穩而又安詳,「蘇某與郡主交情不深,有些話不好當面言講,故而今日借茶留客,將這故事講給大人聽,就是想請大人替蘇某轉言:雖然郡主一直猶豫不決,沒有直接向我詢問,但我知道她心裡的疑惑是什麼。那人確在我江左盟中,以前我不太明了郡主的心意,生怕其間有什麼誤會,對他不願多加追問。但自從與郡主相識之後,該看清楚的事情我已然看得清楚。因此請郡主放心,那人的心意絕不會比郡主略薄半分,只是目前還有些事務纏身,暫時不能入京。郡主如果信得過蘇某,還請再多給他一些時間為謝。」

  夏冬聽了這番話後,一時並沒有急著反應,而是細細琢磨了半晌,方皺著眉道:「男子漢大丈夫當乾脆一些,愛就是愛,不愛就不愛,有什麼了不起的事務,纏得他來不成金陵一趟?」

  梅長蘇並不多加解釋,只淡淡說了一句:「江湖中人,身不由己,請夏大人見諒。」

  夏冬冷哼一聲,但終究還是道:「此事既然與郡主相關,你又如此坦誠相告,我替你跑這一趟腿也不妨。不過你也轉告那個小子,來日見了他,我夏冬這關不是那麼好過的。」

  梅長蘇微笑道:「郡主有夏大人這樣的好朋友,真是難得。」

  聽得此言,夏冬眸色突轉冰寒,冷冷道:「她現在還不是我的朋友,等她出嫁之後,我才肯承認這朋友二字。」

  「是嗎?」梅長蘇似對這句話毫不在意,隨口道,「因為當年那樁婚約麼?郡主一日不另嫁,她就一日是林家的人。而對於夏大人來說,林家人就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吧?」

  這句話他似是無意說出,但聽在夏冬耳中,卻令她全身一僵,眼睫劇烈顫動了一下。她並不是奇怪梅長蘇知道這件事。因為這樁當年舊案雖然被朝廷刻意淡化,但那畢竟是一樁牽連了成千上萬人的大事,以江左盟第一大幫的實力,只要有心調查,自然不難查出來。真正令她震悚驚訝的是自己聽到這句話時的感覺,是自己心中突然湧上來的那股難以抑制的情感的洪流。

  儘管事情已過去十二年多,儘管已可以不在午夜夢迴時心顫落淚,但多年的修煉平復,竟未曾帶來絲毫真正的痊癒。那個清雅書生簡簡單單的「林家」二字,就可以猛然勾起心中的滴血痛楚和刻骨仇恨,宛如烏絲間那一縷白髮,永遠那麼鮮明醒目,隨時隨地都無法漠視。

  梅長蘇將目光從夏冬的身上移開,似是不忍見到她猝然間顯露出的脆弱一面。身為懸鏡使的夏冬,自然是強者中的強者,可是剝開她傲人的身份與堅強的面具,她仍然是那場慘劇所遺留下來的千千萬萬悲憤孤孀中的一個。

  猶記得初嫁時的她,青春美麗,生氣勃勃,剛掀過蓋頭就不拘俗禮走出新房為丈夫擋酒。明月紅燭下的一雙璧人,一個是赤焰軍中名將,一個是懸鏡門下高徒,堂上師長含笑祝福,軍中兄弟團團慶賀,從此便是花朝月夕,相持相扶。本以為幸福可得長久,又誰知七年恩愛,回首成灰。彷彿古道邊剛遙望過那兩人依依惜別,再相見她已是十二年的未亡人。

  幸而她是夏冬,懸鏡使的職責和堅韌的心志支撐她抗過了那次打擊,同門兄弟面前也未曾輕露悲傷;不幸她是夏冬,一團混亂中人人都因為她的堅強而疏忽放心,只到某一天突然發現她鬢添白髮、眸色如冰時,才陡然驚覺她心中的積憤與哀戚。

  也許只有霓凰郡主稍稍體會到了一點夏冬的心境,被迫快速成熟起來的那個少女,本是世上最高傲與強勢的女子,卻在最初與夏冬相處的那段時間內諸般忍讓她的挑釁與刁難,即使是在兩人並肩禦敵,已結成深厚友情之後,仍然默默地承受了她「你一日不嫁,就一日不是我的朋友」這樣冰冷的宣言。

  但是梅長蘇心中明白,這世上若有人敢對霓凰郡主不利,第一個站出來的人一定是夏冬。無論她嫁或不嫁,無論她名義上還是不是林家的媳婦,她都是夏冬最親近的朋友。

  因為在戰場上結下的情誼,是世上最不容易變質的情誼。

  「蘇先生,」片刻靜默後,夏冬抑制住了自己激動的心情,冷冷問道,「你到京城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梅長蘇莞爾道:「怎麼,懸鏡使大人連這個都沒查出來?」

  夏冬冷哼一聲,道:「我知道關於麒麟才子的說法,也知道你胸懷大志,遲早要擇主而事。但我不明白的是,就算你要參與太子和譽王之爭,也沒必要把過去那麼久的事情也查得如此清楚吧?」

  梅長蘇絲毫不在意她冷洌的態度,仍是微笑道:「現在的每一分時光,都是從過去延續而來的,不查清楚過去,又怎麼知道現在應該做什麼,不應做什麼?無論是再久遠的過去,種下什麼因,終有什麼果。懸鏡使一向行事力圖公正,不也是懷有這個信念麼?」

  「過去的事自然都有它的意義,我只是想不通它們與你何干?」夏冬目光如炬,灼灼地射在梅長蘇的臉上,「難道十二年前的那樁舊案,竟會影響如今太子譽王相爭的朝局嗎?」

  「只要有牽連,就或多或少會帶來影響。莫非夏大人認為他們與當年的事毫不相關麼?」梅長蘇淡淡反問。

  女懸鏡使沉吟了一下,「是,我承認他們當時推波助瀾,加速了祁王的滅亡,但若不是祁王自己心懷狼子野心,圖謀大逆,若不是赤焰軍助紂為虐,行事卑污,又何至於有後面罪有應得的結果?」

  梅長蘇面不改色,但牙根已暗暗咬緊,半晌後方吐出一口氣,道:「我想……這就是你和靖王殿下一直避不見面的原因吧?」

  夏冬神色一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沉聲問道:「先生此話何意?」

  「夏大人一直對朝廷關於祁王逆案的結論深信不疑,而靖王卻自始至終為祁王力辯,若非皇帝陛下仁慈,又已查實他只是惑於兄弟之情,確與逆案無涉,只怕他早已牽連入罪。不過饒是如此,他依然受了謫貶壓制,十年多的野戰功勛,竟掙不到一個親王的封號,以至於太子和譽王都不把他放在眼裡。你們二人觀點相反,一旦見面,不提此事也罷,如果不小心提起,總難免會有衝突。所以竟是能不見面就不見面的好。」梅長蘇直視著夏冬的眼睛,「蘇某猜得可對?」

  夏冬定定地看著他,目光似在審視,又似別無他意,但終究是沒有否認,淡淡道:「靖王殿下是皇子,夏冬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而已。他非要罔顧事實,心中偏向叛逆,陛下都寬大為懷了,夏冬又能拿他怎麼樣?」

  梅長蘇一面欠身重新為她添續熱茶,一面道:「看來夏大人認為,一定是靖王錯了?」

  「當然是靖王錯了。」夏冬的視線堅定如鐵,「蘇先生既然刻意調查過這段舊事,當知祁王逆案是由何人所查?」

  梅長蘇的唇角不為人所察知地暗暗抿緊了一下,轉過頭來,仍是一派清風般雅素的神色,笑道:「這個誰都知道吧,就是本代懸鏡使首尊,令師夏江夏大師啊。」

  提起夏江的名字,夏冬眸中立露恭肅之意,語氣更是前所未有地篤定:「家師自出道以來,輔佐陛下,受皇命查案無數,迄今無一差錯。蘇先生若是再敢語帶質疑,夏冬必視為對家師不敬。」

  「蘇某不敢,」梅長蘇攤開雙手一笑,「夏大師坐鎮懸鏡司,鐵面公正,人所俱敬,蘇某何等小子,豈敢擅加質疑?不過是聊著聊著,突然想起靖王,就聊到這裡了。還請夏大人勿怪。」

  「蘇先生是國士,怎麼會對一向遠離朝局的靖王突然感起興趣來了?」

  梅長蘇眼珠輕轉了一下,道:「在夏大人面前,明人不說暗話。象靖王這樣武功高,能領兵,又對嫡位沒有威脅的皇子,無論誰能把他拉到旗下,都會是一個強助吧?」

  夏冬怔怔地看了他一陣,突然仰天大笑,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怎麼,蘇某的話很好笑麼?」

  「不好笑麼?」夏冬輕輕拭去眼角的淚花,重新坐正身體,「縱然你身負麒麟之才,有制衡天下之能,縱然你手掌天下第一大幫,身邊耳目無數,可惜你查得清前塵舊事,枝枝蔓蔓,終究也不能查清人心。」

  「不盡然吧?靖王被陛下壓制,母妃在宮中又無特殊恩寵,他縱不想再添尊華,為了日後打算,也該趁著現在有用武之地時早下決斷。若是就這樣袖手一旁,等將來塵埃落定,只怕就再無可以效勞出頭之日了。」

  夏冬冷笑一聲,道:「果然是謀士之言,只論形勢利弊,不論人心。我別的不敢說,只敢在此斷言,無論你將來輔佐的主君是太子還是譽王,你都永遠沒有辦法將靖王收至他們中任何一人的旗下。」

  「哦?」梅長蘇微微一哂道,「夏大人竟如此肯定?殊不知情勢在變,人心自然也會變,靖王多年鬱鬱不得志,若有好的機會,只怕也不會平白放過吧?」

  夏冬略略撇了一下嘴角,轉過頭去,似是不願再談這個話題。雖然她不忿靖王蕭景琰多年來一直固執冥頑,但最起碼他對長兄祁王和好友林殊的情意是極為真摯深沉的,從未曾因為怕受牽連而力圖劃清界線,這讓夏冬在心中對他保有了一絲敬意,因此對蘇哲冰冷的揣測微生反感,不再搭言。

  可是梅長蘇的胸口卻因為她的反應而柔柔的一暖。雖然他剛才說那番話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誤導這位懸鏡使,讓她以為自己日後與靖王的所有交往都是為了拉攏和算計,從而不會多加關注,可看到立場明明是在祁王與林氏對立面的夏冬,對於靖王這些年的所作所為都不忍口出惡言,心中自然還是免不了一陣感動。

  蕭景琰十二年的堅持和隱忍,無論面對再多的不公與薄待,他也不願軟下背脊,主動為了當初的立場向父皇屈膝請罪。他是在軍中素有威望的大將軍,只要略加表示,太子和譽王都會十分願意收納他成為羽翼;他是戰功纍纍靖邊有功的成年皇子,只要俯身低頭軟言懺悔,皇帝也必不至於硬著心腸多年冷淡,有功不賞。然而這一切看似容易的舉動他一樣也沒有,他只是默默地接受一道道的詔命,奔波於各個戰場之間,偶有閒暇,大部分時間也只在自己的王府與城外軍營兩處盤桓,遠離皇權中心,甘於不被朝野重視,只為了心中一點孤憤,恨恨難平。

  然而也正是這樣的靖王景琰,才是昔日赤焰少帥的至交好友,才是今日梅長蘇準備鼎力扶持的未來主君。

  江左盟宗主平靜而又深沉的目光掃過昏暗欲雪的天際,看著那一片烏沉沉厚實暮雲中細細的一條亮線。為了靖王,要拉攏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雲南穆府已勿須再多費心,而下一個,就是懸鏡使夏冬。

  當年笑傲群雄的赤焰前鋒大將聶鋒,因主帥惡意驅派入死地,全軍被圍,屍骨不全。這個結論是所有聶部遺屬們心頭的一根刺,更是夏冬仇恨的來源。執手送別的英俊檀郎,歸來竟是零碎殘軀,半幅血袍。縱然師門威名赫赫,縱然懸鏡使身份眾人敬畏,也難抵她年年清明墳前孑然孤立,四顧茫然,對鏡不見雙立身影,憑肩再無畫眉之人。如此撕心之痛,切骨之仇,卻叫她如何不怨,如何不恨?

  這個結不解,懸鏡司便永是林氏的死敵。只是舊案早已定勘,懸鏡首尊夏江雖已歸隱,但仍然在世,要想解開這陳年血結,卻又談何容易。

  唯今之計,只能徐緩圖之。

  「聽說夏大人在京郊外曾經遇襲?」梅長蘇笑著提起另一個話題,「景睿那日回來身上帶傷,侯府裡上上下下都嚇了好大一跳,長公主命人請醫敷藥,可算是鬧得雞犬不寧……不知大人的傷好些沒有?」

  「男孩子受點傷算什麼?長公主也太嬌慣孩子了。」夏冬毫不在意地道,「我的傷不重,早就好了,有勞先生過問。」

  「可是新傷初癒,行動之間總有關礙。方才我家飛流無禮,還請見諒。」

  提起飛流,夏冬眸中掠過一抹武者的熱芒,道:「令護衛果然名不虛傳,我今日落敗,倒也心服口服。不過請他也不要鬆懈,我懸鏡門中向來敗而不餒,夏冬日後勤加修習,還要來再行討教的。」

  梅長蘇微笑不語,渾似毫不擔心。飛流因心智所限,反而心無旁鷙,玩的時候也練功,練功對他來說就是玩,加之武學資質上佳,一般人就算再多一倍勤謹,也難追上他的速度。

  夏冬飲畢杯中余茶,放回桌上,站起身道:「今日叨擾了。先生所托,必盡力而為。日後你想做什麼,也都是你自己的事。不過夏冬還是要先行警告一句,先生縱有通天手腕,也請莫觸法網,莫逆聖意。否則懸鏡司堂上明鏡,堂下利劍,只怕容不得先生。」

  「夏大人良言,自當謹記。」梅長蘇起身相送,笑意晏晏,「大人如此殷殷囑咐,蘇某敢不投桃報李?所以在下也有一句警言相送:忠未必忠,奸未必奸,想來既是朝中顯貴,又可通達江湖,毫無痕跡地驅策死士殺手者,能有幾人?」

  夏冬心頭一震,霍然回過頭來,卻見對方容色清淡,神情安寧,就彷彿剛才所說的,只是一句家常絮語而已。

  面對她質詢的目光,梅長蘇卻絲毫沒有再多加解釋的意思,青衫微揚,移步在前引路送客,口中輕飄飄說著「請大人慢走」,已是真正的套言閒語。

  夏冬二十歲正式出師,十七年懸鏡使生涯中不知遇到過多少重案疑雲,所以只需一句,已可指出她追查的方向,再多說,反是畫蛇添足了……

  飛流的身影在旁邊樹枝間閃了一閃,出現在梅長蘇的身邊,雖然面無表情,但眼中的神氣,分明是很歡喜客人終於要走了。夏冬回眸看著他俊秀單純的臉,突然腳下一滯,一股疲憊之感湧上心頭。

  手上的一樁大案尚未開審,而京城裡的波瀾洶湧,則更是方興未艾,彷彿要席捲推毀一切般,讓人感覺無力抗拒甚至躲避。

  夏冬覺得此時的自己,竟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聶鋒的臂彎。
回到《瑯琊榜 小說》列表

小說列表

盜墓筆記    鬼吹燈    三宮六院七十二妃    尋秦記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瑯琊榜    羋月傳
校花的貼身高手    他來了請閉眼

瑯琊榜 第一卷 江左梅郎

第一至第十四章 修改版 第十五章 庭生 第十六章 靖王
第十七章 擇主 第十八章 舊友 第十九章 往事如煙
第二十章 百里奇 第二十一章 穆府洗馬

瑯琊榜 第二卷 風雲初動

第二十二章 梁帝 第二十三章 挑戰 第二十四章 智激敵使
第二十五章 調教稚子 第二十六章 深夜訪客 第二十七章 劍陣
第二十八章 越貴妃 第二十九章 巧言自辯 第三十章 獲罪
第三十一章 誤解 第三十二章 煩惱 第三十三章 懸鏡使
第三十四章 死士 第三十五章 夏冬 第三十六章 往事情傷
第三十七章 廢園 第三十八章 秦般若 第三十九章 螺市街
第四十章 何敬中 第四十一章 茶莊中的舊友 第四十二章 十三先生
第四十三章 調虎離山 第四十四章 北燕高手

瑯琊榜 第三卷 翻雲覆雨

第四十五章 夜殺 第四十六章 新宅來客 第四十七章 棄卒
第四十八章 飛流的禮物 第四十九章 推心置腹 第五十章 難題
第五十一章 侵地案 第五十二章 人證 第五十三章 祭禮
第五十四章 漏洞 第五十五章 調兵遣將 第五十六章 周玄清
第五十七章 悠悠我心 第五十八章 過往無痕 第五十九章 謝禮
第六十章 童路 第六十一章 今朝有酒 第六十二章 宮中疑雲
第六十三章 火藥 第六十四章 撥開迷霧 第六十五章 言闕
第六十六章 年宴

瑯琊榜 第四卷 山雨欲來

第六十七章 拜年 第六十八章 除夕血案 第六十九章 得信
第七十章 夜訪蒙府 第七十一章 訪客如雲 第七十二章 生日
第七十三章 祭奠 第七十四章 上元夜 第七十五章 宮羽
第七十六章 私炮坊 第七十七章 沈追 第七十八章 兄弟
第七十九章 刑場驚變 第八十章 遊園 第八十一章 赤子之心
第八十二章 密室 第八十三章 靜嬪 第八十四章 大楚來使
第八十五章 唸唸 第八十六章 飛流

瑯琊榜 第五卷 恩怨情仇

第八十七章 賓客臨門 第八十八章 劍試 第八十九章 壯士斷腕
第九十章 情何以堪 第九十一章 並肩而戰 第九十二章 絕處逢生
第九十三章 怨侶 第九十四章 慘傷一夜 第九十五章 傷逝
第九十六章 夏江 第九十七章 天牢(上) 第九十八章 天牢(下)
第九十九章 驚心 第一百章 國喪 第一百零一章 流放
第一百零二章 流放(下) 第一百零三章 恩寵 第一百零四章 恩寵(下)
第一百零五章 謀局 第一百零六章 姐妹

瑯琊榜 第六卷 刀光劍影

第一百零七章 目標 第一百零八章 送別 第一百零九章 始變
第一百一十章 風雨欲來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人情 第一百一十二章 疑雲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初顯鋒芒 第一百一十四章 怨恨 第一百一十五章 風雪
第一百一十六章 劫殺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危局 第一百一十八章 聞訊
第一百一十九章 廷辯 第一百二十章 隱刺 第一百二十一章 情義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對錯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伊始 第一百二十四章 伏手
第一百二十五章 舊信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迷局 第一百二十七章 破局
第一百二十八章 風暴 第一百二十九章 風暴(下) 第一百三十章 交鋒
第一百三十一章 交鋒(中)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交鋒(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絕殺

瑯琊榜 第七卷 情義千秋

第一百三十四章 舊案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君道 第一百三十六章 牽念
第一百三十七章 探望 第一百三十八章 引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探牢
第一百四十章 重逢 第一百四十一章 真相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佛牙
第一百四十三章 相見 第一百四十四章 驚訊 第一百四十五章 調兵
第一百四十六章 堅守 第一百四十七章 平亂 第一百四十八章 怪獸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奇毒 第一百五十章 迷夜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惘然
第一百五十二章 還京 第一百五十三章 路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藺晨
第一百五十五章 選擇 第一百五十六章 舊遊 第一百五十七章 心傷
第一百五十八章 洩露 第一百五十九章 還囚 第一百六十章 夜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復甦 第一百六十二章 賀見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逃避
第一百六十四章 奇草 第一百六十五章 盲點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歸來
第一百六十七章 請求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允諾 第一百六十九章 身份
第一百七十章 開始 第一百七十一章 呈冤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重審
第一百七十三章 雪冤 最終章 風起

相關新聞

【新戲上映】盜墓筆記  久被期待和矚目的奇幻冒險巨製《盜墓筆記》,獨得廣大影迷和原著粉絲的恩寵,受到強烈追捧與關注。據知,該片不僅陣容顏值配對殺傷力驚人,其「真盜墓、大機關、好CP」的商業賣點也足夠奪人眼球,不少社會化媒體表示影片的票房表現值得期待,有望扛起票房重擔, ... Oriental Daily News (2016/10/26 20:14)

點讚互動不止在朋友圈51《盜墓筆記》遊戲互動性解讀  遊戲的特徵之一就是互動,無論是單機的人機互動還是MMORPG的玩家互動,互動性是遊戲必不可少的元素。今天小編主要跟大家分享的是盜墓筆記遊戲裡的互動性。說起互動性,許多網頁遊戲中常見的是加好友私聊、入幫會群聊,僅此而已。但是在社交高度發達的 ... 臺灣新浪網 (2016/11/18 11:09)

終於等到你《盜墓筆記》天降黃渤陪你摸金倒鬥  論現在全宇宙顏值最高的實力派影帝級男演員是誰,彥祖or德華?不不不,在盜墓的世界里,這些高顏值大咖統統靠邊站,因為《盜墓筆記》正式迎來了國民級影帝——黃渤出山代言!!有句歌詞唱得好「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這次黃渤的重磅加盟,可謂是所有盜墓 ... 臺灣新浪網 (2016/11/16 15:14)

《盜墓筆記》資料片摸金校尉今日上線  由南派三叔唯一正版授權、黃渤傾情代言的游族網路ARPG頁游《盜墓筆記》明星版資料片【摸金校尉】今日正式上線。摸金尋龍、摸金官職、摸金密術等一系列玩法及功能全新亮相,更有福利大使小黃雞首次前往盜墓電台為廣大玩家們發放海量福利! 官網地址>>>. 臺灣新浪網 (2016/11/15 10:21)

不滅粽子誓不休51《盜墓筆記》急聘通靈人  陡然轉涼的天氣和陰森的古墓環境可真是相呼應,小編也不禁將衣服裹緊,儘可能的少受這寒意入侵,想當初那「不破粽子誓不休」的豪言壯語猶如在耳,可現在面臨這擁有「千軍萬馬」的粽子,也只能感嘆造物弄人!別急,51《盜墓筆記》新一任通靈人橫出江湖,那可是 ... 臺灣新浪網 (2016/11/09 16:08)

《盜墓筆記》60億影帝成首位代言人  此次,黃渤首次為頁游代言,正是以《盜墓筆記》王胖子的形象出現在大家面前,60億影帝將會演繹怎樣的一個王胖子呢?就等你來遊戲中體驗了。 與此同時,《盜墓筆記》即將上線全新的「摸金校尉」資料片,黃渤將成為玩家們親密無間的夥伴,一同倒鬥摸金。更將開啟黃 ... 臺灣新浪網 (2016/11/03 10:37)

流水破億《盜墓筆記》頁游市場開服數穩居前三  由南派三叔正版授權,游族網路自主研發的ARPG頁游《盜墓筆記》自8月全面公測以來,一直備受矚目。截止到10月30日,《盜墓筆記》總激活用戶7000多萬,總開服數達4000多組;三個月來穩居頁游市場開服前三,10月流水已突破1億。游族網路《盜墓筆記》正以過硬的 ... 臺灣新浪網 (2016/10/31 14:53)

《盗墓笔记》明星版全新上线!  盗墓笔记是由南派三叔正版授权,51游戏强力运营的一款ARPG网页游戏。游戏剧情高度还原原著,拥有完整的世界观,更融入了三叔独家解谜内容。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游戏完美重现了小说里“七星鲁王宫”、“云顶天宫”、“蛇沼鬼 ... 新浪网 (2016/11/17 10:32)

鐵三角再聚首404wan《盜墓筆記》夥伴玩法上線  2016年年度IP改編大作404wan《盜墓筆記》已經在這個國慶佳節中正式上線了,本年度首次登場的驚悚恐怖主題網頁遊戲,在這裏,高度還原原著的劇情故事,帶你在這個世界重走一次盜墓之旅,從七星魯王出發,走過青銅門,在遊戲中探秘那個令無數人著迷的終極 ... 臺灣新浪網 (2016/10/28 11:32)

《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如何看?附观看方法  至于具体扮演张起灵还是无邪,他表示决定权可以交由网友投票决定。 没看过《盗墓笔记》第一季的小编给你们稍微补一下课,来认识几个关键人物。 神秘又强大的闷油瓶,杨洋在第一季完美演绎了这个角色。 第一季中颜值和演 ... 泡泡网 (2016/11/19 21:37)


本站设置於美国加州湾区,为服务海外华人同胞观看祖国戏剧以慰思乡之情,美国朋友可申装翡翠卫星DirecTV卫星电视中文电视机上盒,即可收看中文频道。本站不提供影片资源储存,也不参与录制丶上传,所有视频资源均来源於互联网,仅供网路测试,个人影视制作的学习,交流之用,版权归属原电视公司所有。请各位多多准时转至各电视台收看,如有漏看的节目,再来本网衔接收看视频即可。若有任何意见与指教,请来信 ,谢谢!
All resources on this website are collected from Youtube、Dailymotion、LETV、YOUKU、iQIYI、SOHU...and other video-sharing websites. This website is only for sorting out and collecting information. We do not record, upload or host any video files. In case of any issues,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at , thanks!
韓劇  -  陸劇  -  台劇  -  日劇  -  美劇